<tbody id='9u1s4bln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pzxd7rhq'></small><noframes id='qi3lyoir'>

  • 古 道 幽 幽 大 嵋 山

    2020-09-08 09:30 佚名
    作者张贺运庚子年。 暮春时节。 这天,风轻云淡散文诗世界杂志,春色盎然,我等一行十余人慕名走进了大嵋山古驿道。 大嵋山又称玳瑁山、罗经山,位于五华县的西陲,跨越五华、龙川两个县境,主峰海拔965米。 古驿道是中国古代陆地交通的主要通道,用于传递文书、输送物资,人员往来。 据清道光二十五年(公元1845年)温训纂《长乐县志》卷六《经政略》驿传”中的记载,五华(长乐)明清期间,有一北线古驿道,由县治(华城)的县前铺——曾冈铺——高砂铺——青溪铺——黄沙铺——绿水铺过蓝关与龙川通衢铺交接。 因年代久远,北线古驿道除绿水铺保留一座驿桥外,其余全部已毁。 从龙川蓝关下来便是绿水铺古驿道,往五华方向再行二公里便是清乾隆初年铺筑的皇华村大嵋山古道。 大嵋山古道原长十公里,由岐岭街口铺筑至黄狗峎,现存约五公里。 该古道于2018年底入选广东15处南粤古驿道重大发现之一。 进山前我们曾听人说散文诗世界杂志,大嵋山崎岖险峻,沟壑纵横,有野兽出没,要走这段古驿道一要胆略,二要体力,三要有向导。 皇华村的领导对我们此行很重视,派了几位熟悉路道的人在前面带路。 这个村为什么叫皇华村”?让人觉得这名字既古典又厚重,竟然沾上了皇室之光,颇有魅力。 经打听果然有故事。 从村口到大嵋山脚铺筑了一段水泥硬底公路,全长8公里,是皇华村干部、群众的共同力作。 进山的时候我们以车代步,省下了这段脚力。 小车在山脚下泊定,满山都是绿色的世界,空气清新,和风轻拂,让人全身清爽起来。 一座简易的小屋子临溪而建,挂着梅州市长易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的牌子。 屋的左侧有一处大岩石,空间足有一间房子大,岩前有许多残香剩烛,是祭祀石古大王后的留痕。 清代至今,这里香火不衰论文,善男信女纷至沓来。 公司的老总姓黄,看上去50岁上下,原在深圳电讯行业承包工程,现在顾上了家乡的这方水土,把村里近几年荒弃的土地复绿起来,产业以蓝莓、茶叶为主,目前小有规模。 黄总见多识广,对大嵋山的传闻耳熟能详。 他公司的客厅里摆放了许多从大山深处拾来的残瓷碎石,别看这些不起眼的东西,其中都有着鲜为人知的故事。 他拿出几个大小不等而表面光洁的椭圆石头,然后套出关于大嵋山的话题。 相传清乾隆年间,大嵋山发现了金矿,于是各地的淘金者蜂涌而来,至今遗存在山上的金洞(矿洞)就有360处。 洞有大有小,有的一个人弓身弯腰可进去,有的容得下一辆大卡车。 上面说的圆石就是当年称金用的称砣",足证当年大嵋山热闹的光景。 由于无序开採,大嵋山伤痕累累,生态失衡,水土流失严重,山下田庐俱毁。 百姓上奏朝庭而降旨封山,圣旨从大嵋山驿道传送,龙川、长乐两县官员匆忙赶来接旨。 为感恩皇上,后人在接旨的地方立了一块石碑,名曰迎旨碑(又称迎碑石)。 这个故事至今在当地广为流传。 数百年沧海桑田,时过景迁,物是人非,可以想象当年浩浩荡荡,旌旗蔽日,锣号喧天,传旨队伍穿行在驿道上的场面是何等的壮观,何等的威风!我们在大山深处寻觅古驿道的遗踪。 由于年代久远,昔日风光不再,许多路段被林木和野草湮没,隐约可见长滿苔藓的石阶。 细心的向导有备而来,随手携带勾镰、拨刀一类的工具,手起刀落,横在面前的藤蔓即刻让出一条道来。 我们在古道上艰难地行走,背上沁出了细微的汗珠,但并没疲累的感觉。 大嵋山负离子含量高,是一座天然的大氧吧,置身其间,仿佛心灵受到了一次净化。 我们在一处石盘边小憇,尽情欣赏大自然的万种风情。 狭谷两边林木茂密,郁郁葱葱;藜蒴花、梧桐花绽着洁白的花儿,山风吹过纷纷扬扬,犹似一袭天上落下的飘雪;山谷下面溪流潺潺,音韵悠悠,是大自然赏赐的美妙乐曲;偶尔有山鼠、野兔等小精灵在林间探出脑袋,窥视了片刻便逃逸而去;空山鸟语,芳馨漫山,林光山色尽收眼底,尘世的喧嚣全然淡忘。 大嵋山数公里外有个繁华的墟市叫清溪墟,从街口出去曾经是繁忙的码头,为黄金水道韩江上游的重要驿站之一。 当年的清溪河碧波荡漾,帆影点点,舟楫穿梳,风光秀丽。 有一位文学才子路过这里,为这里的山水所折服,留下了清溪柳倒影散文诗世界杂志,鱼游枝上雀穿波;赤水月霞光,虾跃天边星缀浪的诗联雅韵(清溪、赤水均为地名)。 这里还演绎了八夜到清溪"的经典故事。 旧时嘉应州各县的商贾、学子、官宦、兵家等往返省城广州,大多从水路乘船溯韩江上游抵五华青溪码头,然后从陆路翻过大嵋山或篮关古道到龙川老隆后转乘东江船只;粤东的各种物流,也是由成百上千的挑夫取道于此转运的。 穿行在古驿道上,发思古之幽情,远去的风尘犹在眼前。 寒来暑往的匆匆过客,达官贵人的得意与傲慢,文人学士的浪漫与风骚,轿夫、挑夫们的无奈和辛酸,孕育和沉淀了大嵋山的许多传奇故事,同时揭示了旧世界的黑暗与不平。 大嵋山山重水复,驿道弯弯,险峻的地理形势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 在山隘险要处,依稀可见一道一道的壕沟遗跡,据说上世纪二十年代初,军阀张发奎和李济深的部队曾在这里发生过一场遭遇战,刀光剑影,杀声震天,硝烟弥漫,罪恶的战火在大嵋山燃烧。 解放战争时期,为推翻蒋介石反动集团专制统治,中共东江纵队东二支队的将士们曾凭借这里山高林密的天然屏嶂,藏兵驻马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创造了火烧三多齐公路桥”攻打岐岭伪警所”奇袭新桥粮仓”全歼国民党五华县自卫大队李端模部"的战斗奇迹,奏响了人民战争的胜利凱歌,为五华人民的解放事业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。 随着社会各项事业的飞速发展,人类步入了高铁、航天时代,古老的驿道成了远去的风景,大嵋山下路网密布,铁路、公路纵横交错,大道通衢,汽车、火车、飞机成了人们出行的首选,人欢车畅,一路坦途。 世事云烟,岁月如歌。 曾经热闹辉煌的大嵋山古驿道,如今静静地躺在大山深处。 她烙下了前人的沉实脚印,留下了人们的千古乡愁。 作者简介:张贺运,广东省五华县人,在各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60余万字,出版个人文学专著《村前的洗衣滩》一部,编辑出版《石榴花开》《长布那么美,我们去看看》(合作)各一部。 通讯处:广东省五华县水寨镇财兴街82号联系电话:1350235445
    林清玄散文亲情 鲁迅作品散文诗集 最美的散文 散文诗世界杂志

      <tbody id='cbag2fdo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6hk0hx49'></small><noframes id='7j415tkm'>


      <tbody id='jvpdwqav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4yj2f8y0'></small><noframes id='0mtgckyj'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