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'enr3gdvn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1pqpf012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ug54502'>

    夙愿

    2020-09-06 09:30 佚名
    夙 愿 认识老首長袁存法主任已经整整半个世纪了。那是一九七0年十月,袁主任从七连指导员提升为政治处组织股股长,我从团政治处书记调任宣传股干亊。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。 袁主任伟岸挺拔的身材,英俊和蔼的面孔,慈祥睿智的目光,让人一看就会产生仰慕信赖之情。后来听许多与他共过事的同志介绍,袁主任这个人工作能力强,解决实际问题的水平高。尤其是品质高尚作文,宅心仁厚,心胸博大,惜才爱才。关心官兵疾苦,注重培养部属。王振武参谋长曾多次说过:1963年我入伍到警卫排时,袁主任就是我的排长。之后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,他一直扶着我,一直把我扶到了和他肩膀一般平,部队也撤编了。其实这方面我也有切身感受。一九七六年十月,粉碎四人帮”之后,全国掀起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四十周年的热潮。我以《用长征精神进行新的长征》为题,写了篇论文。很快被前卫报在第三版用将近半个版面的篇幅刋登了。那天报纸送到后,我正忙于赶写一份材料,没有来得及阅报。突然看见袁主任手里拿着一份前卫报,来到宣传股,边走边说:杨德軍,你这是给报社写社论吗!”说着,走到我面前把报纸摊到桌子上,真不错,真不错!”嘴里赞叹不已。听袁主任的口气,看袁主任的神态,是那样真诚。我深受感动,比文章发表在报纸上还高兴。后来我经常想,一个人在人生道路上能遇到好领导是非常重要的。且不说有了伯乐才有千里马。即使你是一头小毛驴,也需遇到一个好人家,才能草丰料足,膘肥体壮,干起活来才会有使不完的劲儿。想当年,海阳二中十二名高中生应征入伍来到咱们独立团,团里公平分配,十二个连队每连一名。结果6人提干,6人退伍。这里面固然有个人能力因素,也不排除遇到的领导素质有高有低的原因。 从认识袁主任开始到部队撤编共十二年时间,与他相处一直心情舒暢,感情愈加深厚。他也成了我最敬佩的良师益友。部队撤编以后,我多次到博兴袁主任家里,每次都受到热情款待。最后一次是一九九九年,我因公到滨州出差,我的另一位老首長王培栋主任亲自陪我到博兴,又一次叨扰了袁主任。从那时起我就产生了一个愿望,一定要创造机会请袁主任到我家里,让我尽尽地主之谊,好好招待一下老首長,报答多年来的知遇之恩。斗转星移,暑往寒来,转眼二十一年过去了。期间我多次邀请袁主任到我家相聚,他都以各种理由加以推辞。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。拖来拖去拖成了多年的夙愿。 今年8月24日上午九时,我突然收到王振武参谋长发来的一条信息,说袁主任到威海了。我立即与袁主任联系,得知是儿子和儿媳陪同他们老两口到威海休闲避暑。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几经周折,袁主任终于应允来青相聚。王参谋长和夫人许桂华在部队营房时与我家对门冰心的散文《我》,是邻居。部队撤编我分配到青岛市武装部(正师级)工作期间,许桂华对我家属多有关照,结下深厚情谊,多年来常有来往。我定居青岛后,多次邀请他们夫妇来青相聚,他们只是应允,沒有兑现。这次我邀请他们陪同袁主任一起来青,加上袁主任也要求他们陪同。他们欣然应允。我把这个消息报告了李团长。因为李团长儿子在烟台有房子,女儿在青岛有房子。所以,夏天李团长夫妇经常到烟台或青岛小住。我和李团长也就有了较多相聚的机会。今年因为照顾病重的岳母,李团长夫妇没有来青岛。我想如果他们能脱开身来青岛住一段时间,就趁袁主任和王参谋长来青时赶过来一起聚一聚。没想到他们根本脱不开身,却表示一定要来。上午来,中午聚会,下午再赶回淄博。我一听,深受感动,这就叫战友情深啊! 天公作美,前几天因受台风影响,青烟威还是风狂雨骤,积水成灾。到了8月28日首長们来青相聚这天,秋高气爽,风和日丽。几位首長确定来青相聚后,我对儿子儿媳说,几位首长都是恩人,能应邀前来相聚,是咱们家的福份,你们要尽最大能力安排好。两人表示一定尽心尽力。他们把首長的食宿安排在较好的酒店。上午十点半以后,三位首長携家人陆续从威海和淄博来到酒店。原来计划邀请在青几位与首长相熟的战友一起作陪。结果,赵继义在天津帮儿子做生意。初嘉胜因染小恙,作了个小手术待在医院里。只有马守贤和张世吉两位老战友应邀作陪。首長和战友们相聚在宴会厅,又是握手,又是拥抱,又是照相。李团长,袁主任,王参谋长三位首長说起他们三人在部队撤编时坚持到最后的景况时,异常激动。眼眶里竟盈满了泪水。宴会开始后,大家轮番致词,回顾往事,激情满怀,言词恳切,情深意长。特别是李团长和王参谋长,几杯酒下肚,妙语连珠,滔滔不绝。两瓶白酒两瓶干红,六个人喝了个底朝天。因为下午3时半李团长夫妇要乘高铁返回淄博。宴会被迫于2时半结束。送别李团长夫妇,袁主任和王参谋长及家人稍作休息,然后到我家中少坐叙旧。回到酒店吃了自助晚歺,就早早休息了。 8月29日上午,袁主任儿子袁传兵和我儿子杨博各驾一辆车,拉着我们一行九人,游览青岛著名景点崂山北九水。因为前期降雨较多,初秋的北九水,潭满水溢,流水淙淙,林木茂盛,山青水秀。鸟语花香,游人如织。到处美不胜收。车到目的地,离山顶还有2公里多。山路陡峭,骑驱难行。袁主任起初想卖卖老登到顶。但终因年高,在老伴的劝说下中途停下休息了。只有王参谋长身轻如燕,蹭蹭蹭地第一个登顶。比袁传兵和杨博登的都快。中午我们在半山腰的鑫盛酒店就歺。山珍库鲜,很吸眼球冰心的散文《我》,很引食欲。王参谋长因为第一个成功登顶,显示了身体康健,特别兴奋。一边声明:陪老排长,逛山不累,喝酒不醉。一边主动领酒。一瓶白酒,我们三人很快喝下六两。在家人们的劝助下方才罢休。 歺后驱车前往青岛标志性景点栈桥游览。原计划在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中,大家可以少睡一会儿,稍作休息。结果上车以后,袁主任和王参谋长都很兴奋。谈起部队的往事,如数家珍,欲罢不能。一直说到栈桥。王参谋长突然宣布酒劲上来了,我不下车了,我要在车上睡觉。劝说无效,我们只能一行七人游览了栈桥。一张张有纪念意义的照片留在了手机里。只是因为缺少了王参谋长的萧洒英姿冰心的散文《我》,心中感到有些遗憾。 晚上,马守贤老战友设宴今鲜源大酒店,招待袁主任和王参谋长及家人。马守贤是69年安丘兵。入伍后在炮连任战士、班长、排长,团教导队教员,师炮兵科参谋。聪明过人,善于学习钻研,成为炮兵专业的领军人物。在崂山县武装部期间,带领民兵炮兵分队,为青岛军分区夺得山东省军区实弹射击考核第一名。深得分区首长赏识。很快提拔为副部长、部长。后转业地方,担任过李沧区副区长、人大副主任、政协副主席。青岛升格后,享受正局级待遇。席间,马守贤向袁主任和王参谋长汇报了自己的成长经历,感谢首長的培养教育,并介绍了自己处理家庭关系的经验体会。他说话幽默风趣,引人入胜,极具感染力。大家听得津津有味。不知不觉中一瓶白酒又被我们三人喝光了。特别佩服我们的袁主任,两天喝了三顿酒,每次都应饮尽饮,面不改色。真为老首長身体健康感到高兴。 8月3O日早晨七时半,按照计划儿子拉着我和老伴到酒店送别两位首長及家人。一双双温暖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送别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。最后,还是依依不舍地挥手看着首长的车缓缓地驶向了远方。 李团长和王参谋长这次陪同袁主任来青相聚,虽然时间短暂,稍有遗憾,但是总算了却了我多年的夙愿。 2020.08.30
    散文的特点 原创散文 冰心的散文《我》

    <small id='31lsndhe'></small><noframes id='zwlmgkh1'>

      <tbody id='khmf4hi2'></tbody>


  • <small id='wpptlg4l'></small><noframes id='sfo7e6g2'>

      <tbody id='7a0ex6g0'></tbody>